欢迎来到热点小说

热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裴爷他靠死缠烂打赖上我 > 第223章 琢磨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223章 琢磨

    不大的浴室里,被两人身影占据。

    南明月震惊之余,没忘记自己浴袍的系带没系。

    她镇定地低下头,面不改色地把衣服系好,抬头望向裴泽奕,娇嗔道:“你吓我一跳。”

    心里撞击的石块落了下来,南明月拿着润肤乳,离开了浴室,往房间走去。

    “今天回来的。”

    南明月赶着去床边想把润肤乳涂好,因此脚步有些快,裙摆在小腿处扬起令人遐想的弧度,一双小腿细致白腻,泛着潋滟的光。

    宽大的浴袍背后微微隐现里面凸起的蝴蝶骨,带着极致诱人的味道。

    裴泽奕把南明月的动作收进眼底,他微眯双眸,撩步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南明月跑回房间后,一屁股坐在床边,把没来得及擦拭的右腿撩放在床上,刚才检查的时候皮肤有些干燥,一些地方微微起皮,很不雅观。

    她马上是要拍杂志的人了,怎么可以以这种状态出现在镜头前,这是对她美颜粉的不尊重。也是她坚决不能容忍的事。

    两人相聚的喜悦被暂时盖过,南明月此刻心中只有自己腿好干燥的问题。

    南明月继续涂着润肤乳,寂静中,床边的位置顿时受到重力陷了下去。

    她转头,看着裴泽奕,眨了眨眼,“你在干嘛。”

    裴泽奕坐在床上,上半身依旧很高,房里窗帘拉上,他温腻的皮肤笼罩着暖光晕,整个人温柔的不像话。

    南明月呼吸顿了一瞬,脑子里瞬间懵了。

    “你怎么了嘛”

    听到这话,裴泽奕眉一挑,缓慢地扫了她全身一眼,然后,把视线重新落回那只腿上。

    裴泽奕一把抓住脚腕,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悠悠地开口,“把我叫回来就为了看这?”

    说完,他眼神邪恶地瞄了一眼手下的长腿。

    瞧见裴泽奕的眼神,南明月害怕的缩了缩,脚腕被他控在手心,动弹不得。

    今天的他整个人的状态令人发毛,南明月挪动身子,靠在床背上,腿瞬间放直。

    “没啊,没叫你看啊。”

    她是叫他回来没错,但两人又不是什么刚恋爱的情侣,值得小别胜新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肯定是他心里的那点点儿小九九在作祟。

    南明月面无表情,脑海里判断裴泽奕的心思,在某人的凝视下,南明月挺直了身子,理直气壮,“难不成你想看什么,这么多天没见,你什么心思嘛。”

    裴泽奕没接话,房间突然安静下来。

    裴泽奕盯了南明月几秒,仔细端详她脸上没一个表情。

    他努力从她表情里找出与那本杂志相关的信息。

    很可惜,什么也没找到。

    他抓住脚腕,缓慢地直起身,朝南明月逼近,行至南明月面前,脸对着脸,把她脸上的毛绒看的清楚。

    “想我了没。”

    南明月眼睫毛扑哧扑哧地上下眨动:“想。”

    才怪。

    她那么忙,每天跑一个城市,除了睡觉的时间都在和工作打交道,几乎沾床就睡,哪里有空想人。

    裴泽奕淡淡开口:“想我就是你这幅表现。”

    他很不满从见到他起,南明月的每一个表现,简直视若无人,没把他放在眼里。和自己解散会议匆忙赶来形成两个对比。

    说话的空隙,他松开脚腕。南明月找准机会双腿盘起,整个人直直地面对男人的质问。

    聪明无南明月,她当然知道男人话里的含义,也知道是自己做错了事,因为润肤乳而冷落了他,让他不开心了。

    但脸皮厚如南明月,自动忽视了他的不开心。

    南明月想了想,仰起头看着裴泽奕。

    她眨了眨眼,眼睛微微下拉,很轻地吐出一句:“我就在等你啊。”

    有些委屈,眼底却带着狡黠的光。

    然而裴泽奕完全不为所动,表情依旧严肃,眼底的情绪看不分明。

    南明月眨了眨眼,这就生气了?

    她不死心,刻意放缓了声音,语调更轻了些,“你没看我在护肤嘛,这都是为了谁。”

    南明月的声音很轻,像是羽毛划过人心,麻麻酥酥的。

    裴泽奕眸光微动,薄唇抿成直线。

    这时,他突然站起,离开南明月一些距离。

    裴泽奕居高临下地望着南明月,反问了一句:“为我?”

    南明月点头。

    他又问了一句,语调不急不缓:“你确定?”

    南明月不明白裴泽奕为什么这么问,只好又点了点头。

    得到南明月肯定的回答后,裴泽奕唇角勾起,下一秒,南明月就看着裴泽奕抬起手。

    他的手勾上领带的边,开始慢条斯理地解领带。

    嗯???

    解领带??

    南明月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不会吧,这么猴急,澡都没洗呢。

    无视南明月惊恐的眼神,裴泽奕的动作熟练的解下领带,缠绕着他的指尖。

    至始至终裴泽奕的目光一直紧盯着南明月,不给她一点闪躲的机会。

    南明月被他强大气场压迫地不敢看其他地方一眼,领带被他拿在手里,随意一掷,领带悠悠地落到她脸上。

    ???

    “......”

    裴泽奕蓦地俯下身,嘴唇轻轻覆在她耳边:“这可是你说的。”

    俯下的那张脸,眼尾微挑,唇角勾着意味不明的光。

    南明月脸瞬地通红,眼神闪躲,“你总得洗澡吧。”

    不洗澡她可接受不了。

    而且她刚回来,就这么快要被吃干抹净了嘛,果然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

    裴泽奕扫了南明月一眼,意味深长地道了一句:“我没你那么猴急。”

    他的尾音隐着笑:“我也知道要去洗澡。”

    南明月被噎了一句,裴泽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动声色地堵了她一句,她无力反驳。

    紧接着,裴泽奕深深地瞥了她一眼,像是在笑话她的不耐心。

    他甚至还面无表情地补充了一句:“我很快,不会让你等太久。”

    南明月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身子直直往后倒下,把脸蒙在被子里,拳头猛地锤击枕头。

    “啊啊啊,你太坏啦,只知道欺负我。”

    裴泽奕望着南明月败下阵的身影,唇角弯起若有似无的笑。

    他转身走进浴室,开始洗澡。

    *

    浴室里重新升起一阵水汽,镜面雾蒙蒙地,什么也看不清。

    裴泽奕随手拿起壁龛里的一瓶沐浴露,看都没看,直接按压盖头,涂抹在身上。等到他开始冲洗的时,闻见一阵熟悉的香吻,才发现不对劲。

    裴泽奕眉头微皱,香味是奶香四溢的牛油果,是他和南明月一起逛超市时,她选的。

    而这个沐浴露是女士专用的。

    裴泽奕垂眸,看了眼原处的沐浴露,瓶身淡绿,上面印有切开的牛油果图案,有些清新。

    头顶的花洒还未关,周围只听得见水声,裴泽奕站在水里,又想起那本杂志。

    他想过结婚的,但怕太突然,南明月会不愿意。

    但...

    那本杂志是怎么回事呢?

    今天的试探没有结束,被临时发挥的南明月打断,导致他没有找到答案。

    水流声持续不歇的,裴泽奕思绪也跟着水流一起不停歇。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收回眼神,修长的手一偏,拿起了旁边的沐浴露。

    裴泽奕重新开始洗澡。

    那就再证实一次好了。

    他仰着头,睁眼看着上方,水雾氤氲眉眼,轮廓隐在其中,晦暗不明。

    裴泽奕洗了很久,冲淡了那点牛奶香气,直到染上属于自己的那抹木香。

    洗完澡,黑发微湿。裴泽奕裹着浴巾走到床边,南明月躺在被子里,没有动静。

    他知道她没睡。

    关上灯,躺了进

    裴泽奕神色一凛,关上灯,带着男性香气,躺了上去。

    ......

    黑夜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

    男人低沉带电的声音打破黑暗,轻声询问:“家里没有套套了,要不,我们别戴了。”

    被子被猛地掀开,南明月急促的声音有些激动:

    “不可以,你快出去。”

    “......”

    裴泽奕眸色微沉,缓慢地吁出了一口气,他抬起手,一只手抵在他的额头。

    无奈。

    很无奈。

    他很无奈。

    *

    半小时后,身边缠绕着肆意奶香,南明月呼吸均匀地睡了过去。

    裴泽奕吻着她颈边,后腰,避无可避的香气,望着天花板的眸色黑而沉。

    他算计过什么事,也把人心琢磨地很准。

    唯独在结婚这一件事上失去了方向。

    裴泽奕转过头,沉默地看着窗户上方。

    窗帘未拉全,斜斜落下一角光影,裴泽奕闭上眼睛前,寂静的房间里,落下一声似有还无的叹息。

    她再也不是自己能掌控的那个南明月了。

    *

    第二天,裴泽奕去公司的时候,南明月还未起床。

    裴泽奕走进电梯,高助理跟在身后,汇报着今天的工作行程,电梯门缓缓合上,阻断了与外界的关联。

    昨晚他一宿没睡,脑袋里全是若有似无的牛你香和南明月,以致于今早起来时,头开始发痛。

    密密麻麻的针扎刺向太阳穴,使得听起高助理的汇报起来,都觉得聒噪刺耳。

    “闭嘴。”

    “......”

    高助理马上闭上嘴,眼神怯怯地,不知道哪里说错了。

    他试探问道:“是安排太多了吗?”

    这些可都是紧要行程啊,每一个都是裴总侵袭点头的,怎么今天又反悔了?!

    高助理抬起一只眼,悄悄打量着正揉眉心的裴总。

    对哦!

    脑中一个激灵,高助理想起了一件事。

    听说昨晚南小姐回去了,裴总便马不停蹄地也赶回去,这肯定是见南小姐回来了,想要减少工作量,好抽出时间陪人家呢吧。

    今日的南小姐可非往昔可比,电影和综艺的大火,直接让她成为当今一线小花,流量和实力并存,还有傲人的美貌,自家裴总能不打紧嘛。

    高助理立马说道:“我马上把工作合理化,分散时间。”

    听见话,裴泽挑了挑眉,不明的目光打量了高助理一眼。

    “高助——”

    “唉!”高助理立马回应。

    裴泽奕:“你谈过恋爱吗?”

    额...

    高助理扯了扯唇角,对于刚才那一抹别有深意的打量有了头绪,“我当然谈过的。”

    “谈过几段。”

    “三段。”

    “......”裴泽奕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他,“看不出来啊。”

    “嘿嘿,现在年轻人哪个不谈几段恋爱呢。”话刚说出口,高助理立马反悔,好像自家裴总就谈过那么一段,还是毕业后社会上谈的,连那些个校园恋爱都没有发生过。

    嘴快,嘴快。

    高助理在心底狠狠责骂自己的嘴快。

    他立马给裴总找台阶下,“我那都是校园恋爱,不搞学习专想着怎么恋爱了。”

    裴泽奕撩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高助理:“我那高中一段,大学一段,研究生一段,至于毕业后,因为进了裴氏跟了您,心思全放在工作上,就没有时间再谈了。”

    忽略他话里的卖惨信息,裴泽奕淡淡地问道:“为什么分手?”

    高助理:“高中是因为考得不是一个大学便分手了,大学是因为我要出国读研她在国内,两人理念不合便分了,至于研究生,是因为我要回国,她不愿意回来便分了。”

    呵呵呵。

    裴泽奕冷笑几声:“在同一个坑里绊倒三次,不知道是说你聪明还是笨。”

    高助理一副西子捧心状:“......”

    就这?

    就这样?

    他把自己的情史毫无隐瞒地讲出来,就得到了这样一番嘲讽?

    面对助理夸张的表演,裴泽奕神色未变:“我说得难道不对吗?”

    对对对,您很对,高助理连忙点头。

    只是,这个表达方式太过于直白,让人一时间接受不了。

    *

    出了电梯后,裴泽敛了敛神色,大步迈向办公室。

    本以为能从高助理这里得到一丝关于女人心的意见,却没想到挖出了他那前三段愚蠢的恋爱史。

    他自己连女人都没搞清亏得还谈了三次,却一次也不从中提取教训,简直是白谈。

    也白耽误自己的功夫。

    办公室里,木婉晴正在等着,瞧见裴泽奕进来,她站直身体,露出合适的笑容。

    裴泽奕眉心微敛,转头,极淡地看了木晚晴一眼。

    “裴总。”木晚晴上前一步。

    裴泽奕轻轻地“嗯”啦一声,权当回答。

    坐在后,他朝高助理吩咐道:“你去买一本易尚婚纱的杂志过来,再把易尚那边的情况调查下告诉我。”

    昨晚看到那本杂志时,裴泽奕把名字记在了心中。

    听到婚纱的第一反应,木晚晴下意识问道:“是转给名人做婚纱的那个易尚吗?”

    听见有用的信息,裴泽奕抬了抬眉,“是的,你了解?”

    木晚晴十分后悔自己的搭话,起初她没反应过来男人问话的含义,现在脑子转过弯来后悔都来不及了。

    裴泽奕一个大男人关问起婚纱品牌做什么?还不是为了那个女人!

    她说道:“这个品牌的婚纱是高顶手工制作,价格不菲,但很名人们的喜爱,甚至有几位国家的王妃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家品牌。”

    听着木晚晴的讲解,裴泽奕越发肯定南明月是往那个心思想了,不然怎么好端端的会去看本婚纱杂志呢,要知道她在家里,可是除了剧本什么书都不看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