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热点小说

热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舒门茗香夜昭昭 > 第337章 暗流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337章 暗流

    梦境里的一幕幕历历在目,如果真那样,那个傻子怕是又要赔上自己的命了吧。

    最大的傻子,不过现在,舒茗嫣瞥向内室的方向,又多了一个。

    舒茗嫣靠在外室的躺椅上,耳边隐隐传来杨芊芊拼命压抑的呜咽声和柳东旭的轻语呢喃,心头一片怅然。

    不知怎的,她就想起了裴昭。

    若是她有一日芊芊这般被困深宫,裴昭他会怎么做?

    梦境里的一幕幕历历在目,如果真那样,那个傻子怕是又要赔上自己的命了吧。

    最大的傻子,不过现在,舒茗嫣瞥向内室的方向,又多了一个。

    只是,今朝的她,怕是没有机会再看裴昭抵御外辱,裂土封王的荣耀了吧。

    也不知道,最后陪在他身边的,是怎样的女子。

    柳东旭说了什么舒茗嫣不知道,两人皆是红着眼,神色黯然。

    杨芊芊亲自为柳东旭贴好了面具,哽咽道,“表哥放心,我会好好活下去,我会听你的话,只望你日后忘了我,娶个温婉贤惠的女子踏实过日子吧,不要等我了。”

    出宫的马车上,舒茗嫣看着沉默不语的柳东旭,道,“柳公子日后是何打算?如今你和芊芊已然是……不如就听她的,回家娶妻过安生日子,她心里也能好受一些。”

    半晌,柳东旭摇了摇头,眸光之中一片坚定,“我要留在京都,要留在离她最近的地方,只要守着她,听到关于她的只言片语,就已心满意足。

    今日之事,多谢舒小姐成全,日后若有机会,柳某定当赴汤蹈火,报了舒小姐的大恩。”

    说着又要行礼,舒茗嫣慌忙避过摆手道,“都是为了芊芊,柳公子不必见外。柳公子既心意已决,我也不好说什么,日后若是在京都遇着什么麻烦,尽管来舒府寻人。”

    等在无韵楼的宛月见两人安然归来,悬着的心才放到肚子里。

    在柳东旭拜别后,忙迎了上去道,“小姐,谢三小姐已经在里面等了您大半个时辰了。”

    “思凌来了?”

    宛月顿时不自然道,“是这两日奴婢看小姐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想着瑶小姐是个跳脱的,四小姐又忙着处理绣坊的事,连个陪您说话的人都没有,便自作主张将谢三小姐请了过来,还望小姐恕罪。”

    舒茗嫣不在意道,“无事,我也正好要和思凌说些事情。”

    刚进了雅间就看到了对着一桌子佳肴大快朵颐的谢思凌,舒茗嫣忍俊不禁道,“呦,我们谢三小姐不是才从荆州游历回来,怎么鱼米之乡竟没能填饱你的肚子?世子爷呢?不是整日里跟在你身后,怎么不见人影了?”

    谢思凌夹起一块鱼肉含糊不清道,“他呀,回江州了。”

    舒茗嫣抿了一口茶,好奇道,“圣上同意放他回去了?”

    “是,也不是。只是下了一道圣旨让他亲自交给齐王和王妃,身后跟着大内侍卫呢。”

    “圣旨?”

    “嗯,”谢思凌笑吟吟道,“赐婚的圣旨,待齐王和王妃来了京都,我们便要成亲了。”

    总算来了件喜庆的事儿,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舒茗嫣调笑道,“我也该准备添妆的东西了,京郊周遭的好庄子任你挑选。”

    谢思凌摆摆手,“别说我了,你呢?可有心仪之人?”

    舒茗嫣不答反问道,“思凌,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只她一人有此想法时,总觉得荒唐,可那日裴昭所言一字一句日日盘桓于她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困扰的很。

    谢思凌目光远眺,像是要穿过这人群楼宇望向别的地方一般,淡然道,“以前嘛,自然是不信的。可是,茗嫣,你知道吗?缘分有时真的很奇妙,来到这里,是我意想不到之事,可重新遇到他,更是在我意料之外,我有时候也会想,是不是前世过得太憋屈,上天才会将他送到我的身边,让我活成了自己之前所向往的模样。

    茗嫣,你相信我,不要在意京都的那些流言;不要瞻前顾后,犹疑不决;试着打开心扉,去喜欢一个人,这样的人生才能算的上完整。

    我喜欢君皓渊,我很幸福,纵然日后要跟着去云州,我也甘之如饴。”

    舒茗嫣困惘,“可怎样才能知晓我喜欢一个人呢?”

    谢思凌凑到舒茗嫣跟前道,“这还不简单,当你心之所念皆是那一人,为他牵肠挂肚,为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听见他有危险恨不能以身代之;一想到他余生会同旁的女子度过,心里会不自觉的难过,伤心,甚至嫉妒。

    凡以上种种,若有一点合之,那便是你患了相思之症,须以他为药引,方能治此症。”

    语罢,又猛地一拍舒茗嫣的肩膀,狡黠道,“怎么样,听本小姐所言,脑子里,心里有没有那个人的轮廓?”

    舒茗嫣冷不丁被吓了一大跳,瞪了她一眼道,“你这番言论好生没有依据,若是朋友、相熟之人身陷险境,自然也是忧心忡忡,怎能算是男女之情?”

    “这你可就不懂了,所谓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若没有爱,哪来的忧,哪来的怖?”

    “由爱,故生忧?”舒茗嫣反复念叨,像是要把这几句话嚼烂一般,失神地坐在位子上,不知想着什么。

    谢思凌正准备说话,舒茗嫣忽的跳起,向外跑去,“我知道了,谢谢思凌,我有急事先行一步,改日我再请你吃席。”

    “喂!你着急忙慌的做什么去?路上小心啊!”

    “小姐不是在跟谢三小姐叙旧……吗?”

    宛月刚迎上来,就看到自家自家小姐一阵风似的奔向马车,然后拿出匕首,干净利落地削断捆在马车上的缰绳,飞身上马,一骑绝尘,瞬间淹没在了人流里。

    不待宛月催促,幻影立即施展轻功追了上去。

    舒茗嫣不断扬着马鞭,直奔定远侯府的方向而去。

    是谢思凌一语惊醒梦中人,她心里,是有裴昭的,只是她困扰于那个梦境,心里一直不敢承认而已。

    是前世怎样,是梦境又怎样,她只知道,这当下,她错过他,她余生都会在后悔中度过。

    有艰险,有磨难,那又怎样,她会陪着他一起走下去,不会再让他一个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