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热点小说

热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重生六零团宠小福宝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差点离婚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三百五十八章 差点离婚

    南南这么好,这么为自己考虑,可自己娶了一个什么人呢,如果不是有师傅在,早就提出离婚了,就是因为汤建军无私的传授给自己手艺,于心不安,才忍耐到现在,可忍耐换来了啥?

    “啥,你要跟我离婚,爹啊,你看看你帮我找的什么人呢,现在要去攀高枝了,就把我给蹬了啊。”汤小玲从来不知道西南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脾气,更没有想到西南会提离婚。

    “我看离婚也挺好,家里有你这样拖后腿的婆娘在,这个家也没有希望了,你大哥来信了,他升官了,分到了福利房,让我们去他那里养老呢。”汤建军冷冷的说道。

    晴天霹雳啊,真的是晴天霹雳啊,汤小玲早就将自己的大哥给忘记了,总以为爹娘会跟着自己养老,如同严奶奶他们跟着严小南一样。

    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爹娘会被大哥的一封信牵着鼻子走,那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算什么,汤小玲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的老娘,希望她能站出来主持公道。

    汤母叹了一口气道:“小玲啊,你已经嫁给西南了,啥事都要以西南为主,你咋能倒转过来呢,西南已经够好的了,你就惜福吧。”

    汤小玲很想晕倒,怎么就没有人支持自己的,突然看到五斤半,激动的拉住五斤半的手,急切的说道:“五斤半,你跟你爹说,不要去京城。”

    五斤半惶恐的挣脱了汤小玲的手,逃到西南的身边道:“我要跟我爹走,他去哪里我也去哪里。”

    汤小玲脚一软,跌坐在地上,捧着自己的脑袋想不通,自己一心一意为了这个家,难道是错的吗,为何他们都不懂自己啊。

    汤母到底于心不忍,拉起了汤小玲进了厨房,她决定跟汤小玲好好说道说道,不能把自己堵在一个死胡同里出不来,这样对谁也没有好处。

    三天后,西南接到了严小南发过来的汇款通知,西南去邮局取款的时候,心里百感交集,幸亏自己的师傅和师母是个明白人,不然还真的会离婚收场。

    严小南给西南汇了一百块钱,目的就是一个,希望西南手头宽裕一点。

    西南将钱贴身藏好,这个钱自己是不会用掉的,因为这个是南南给自己的温暖,顺路去火车站买了一张火车票,五斤半不满八岁,可以免费坐车。

    买了火车票的西南心定了,先去邮局给南南发了一封电报,将车次和时间都写上,特别注明这次就带五斤半一个人来京城。

    然后踩着自行车往蘑菇山而去,他要去跟中南和中子道个别,南风已经闻到了西南的味道,跟中南叽里咕噜的一阵,就往山下跑来。

    西南看到南风,摸了摸他的狼头:“南风啊,你爹咋样了,还好吗?”

    南风没有回答,跑在前面带路,这个季节野猪都出来觅食了,得护住他才行。

    中南和虎大王在温泉边等着西南呢,西南看着明显已经苍老的两货,心里有些莫名的酸楚:“南南说了,如果能把你们带到京城就好了,可惜带不过去啊。”

    两货坐了下来,一个打着哈欠,一个眯着眼,明显的嫌弃西南说的是废话。

    “我后天就要去京城了,你们有啥话要带给南南?”西南问。

    虎大王头也不抬,中南呜一声:“你又听不懂,带啥啊。”

    西南有些尴尬:“那我就告诉南南,你们现在过得很好,也很惦记南南,好不好?”

    虎大王眼睛亮了,中南嗷呜一声:同意。

    西南安心了,马屁拍到位了,站起来准备离开,南风叼着一只狍子放在西南的脚下,西南感动啊,拿起狍子道:“谢谢你们给我狍子啊。”

    南风嗷呜了一长声,声音里明显的不同意,西南悟了:“这是让我带给南南的吧。”

    南风嗷呜一声:同意。

    西南悲催啊,自己往山里走了这么多次,连一只野鸡也吃不到嘴里,拿起狍子准备下山,中子嘴里叼着一只野鸡跟了上来,用头蹭了蹭西南的腿,西南接过野鸡:“这个是给我的嘛?”

    中子点头,转身离开。西南那颗受伤的心终于回暖,还是中子好啊,一步一步往山下走去,南风在后面跟着,直到西南走出了蘑菇山,才回转了身子。

    西南将狍子交给汤母,让她做成肉干,到时候自己带到京城给南南,那可是中南和南风的一片心意呢。

    这两天汤小玲在汤母的教导下也渐渐明白了自己的错误,拿出了二百块钱递给西南:“这是娘给我们的分家费,我一直藏着没动,现在我这里留了三百,二百块给你去京城用。”

    西南接过了钱,其实西南对汤小玲管钱还是挺放心的,汤小玲这个人太抠搜,能花一毛钱的东西绝对不会花一毛二,也从不把夫家的东西往娘家扒拉,除了正常的孝敬钱,谁也别想从汤小玲手里沾到便宜。

    别人家的媳妇口袋里有点钱还会想着买点好吃的好看的,把自己给打扮起来,但汤小玲绝对不会,现在身上的衣服都是结婚时候做的,还有南南送的。

    连脸上用的雪花膏也是以前南南和尘儿送的,雪花膏用完后瓶子不舍得丢掉,把蛤蜊油装进去,当作自己还在用雪花膏,西南看不下去了,给她买了雪花膏,还被她骂败家。

    五斤半都是穿六斤穿小了衣服,现在多多穿的都是五斤半穿小了的衣服,都有些破烂了,西南让她给多多做几件新衣服,汤小玲觉得浪费,小孩子长得快,新衣服穿不多久就穿不下了,做了干嘛。

    西南无法苛责汤小玲,勤俭节约是美德,何况汤小玲对她自己也是节约的,家里除了西南回家才有热饭热菜,平时自己和孩子们都是做几个二合面的贴饼或者窝头就着辣酱咸菜了事。

    “小玲,我明天就要带着五斤半去京城了,你自己和多多在家吃的好一点,有啥事情跟爹妈说一下,不要自己随便做主,还有,对多多好一点,毕竟他是你的亲生儿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